孖兔的無聊小事

一些關於孖兔的無聊小事

大兔洛

「跳」總說成「Deal」,很大聲而且每次跳都要喊出來!
吃完飯一定要先幫他拿掉塑膠兜兜,然後才能把他從椅子上抱下去。
明明自己總是把玩具丟得到處都是,卻容不下垃圾桶放歪了一點。
關鐵門總要再三確認門栓有卡好。
很喜歡在路上撿些有的沒的(樹葉、樹枝、石頭、甚至菸頭)交給我,然後自己說謝謝,臉貼過來索吻。
睡覺從不貼過來也不給我貼他,躲遠遠的,腳板卻一定要碰著我,以確認我沒溜走。
明明經常卡骨頭,卻看到骨頭就忍不住啃下去。明明吃得滿臉都是,拿了紙巾卻只擦圍兜兜。
不肯用為他而設的餐具,一定要用大人的餐具,喝大人的水杯,明明飯菜都一樣。

 

小兔澄

「媽咪」總說成「媽眉」,「掰掰」總說成「巴閉」。
自己被罵或者看到哥哥被罵,就跑去用頭撞牆撞椅子撞地板。有時候前額被撞瘀了,還會換位置撞。
吃晚安奶的時候,一定要等到我有空陪著他喝,才上床喝奶。
睡覺的時候總要往我身上磨蹭,當我抱住他就會滾開,過一會兒又貼過來。
吃飯的準則是先把綠色的食物吃光光,吃魚還會吐魚刺魚骨頭,模範寶寶一枚!
出門在外,行進中有30%的時間會主動拖大人的手,值得表揚!
超喜歡無糖咖啡,即使我只分給他一滴,放到嘴裡也會滿臉幸福的模樣。

 

兩隻兔

人小鬼大的時候:
大兔洛總愛亂撥桌上的東西到地上,當奶奶罵的時候他會嘻皮笑臉,奶奶嚴肅起來後他才露出一點點不安的表情。而這時候小兔澄看到哥哥被罵會哭著跑去撞牆。奶奶轉身忙著拉回小兔的時候,大兔會整個表情放鬆,嘴角微翹地繼續玩。
我在旁邊看到這鬧劇上演過無數次,想不到大兔這麼小就學會耍人了!

想念對方的時候:
有次我病了只帶上小兔,傍晚午睡後,把小兔送去在爺爺奶奶家。大兔洛跑出來看到小兔澄,直接就抱住了他。小兔澄一臉茫然。

討奶嘴
睡前跟大人討奶嘴,有時會把兩個都給大兔。他會把兩個都嘗一嘗,然後跑去找小兔,小兔看到是哥哥會直接張開口,洛洛就把奶嘴直接丟他嘴巴裏。

刷牙
晚上喝完奶,小兔會蹦起來跑去洗手間準備刷牙,大兔總是興致缺缺直接窩枕頭。小兔會拿上兩支牙刷,蹦回房間塞到大兔手上,然後跑回洗手間刷牙。過不久,大兔就會懶洋洋慢吞吞地爬下床,過來參加刷牙了。

交換玩具
不知道大兔在哪學會了交換玩具,可是他總用些莫名其妙的東西來交換。例如這次是把隨手撿到的小紙片塞給小兔,要交換小兔在玩的車子。小兔澄當然不願意,大兔要來硬的,小兔就把紙片一手摔到地上,大兔撿起來繼續塞。他們就這樣來來回回塞來搶去的擾釀半天。小兔沒辦法好好玩,受不了了,就把車子丟地上跑開玩別的了。固執的大兔得到了車子卻並不滿意,追著一定要小兔收下那破爛紙片,追到小兔哭著撞牆。

開電視跟DVD機看巧虎的時候:
直率又少根筋的小兔,總是興奮看著螢幕等待開場。
固執又愛耍人的大兔,會在我轉身後偷瞄我按的是哪些按鈕。

枕頭戰的時候:
大兔喜歡站起來,等待迎面而來的枕頭把他砸倒。小兔喜歡被很多枕頭埋起來,還越重越好。兩隻都是被虐兔。

孖兔的情敵:
不知道他們把我跟兔爸理解成甚麼關係。我抱奶奶婆婆,沒事。我抱別人家小孩(雄性),挺好。
但我跟兔爸一接近(例如是摸摸他的額頭看有沒有發燒),兩隻兔就會急不及待地奔過來哭鬧跺腳撞頭,直至我跟兔爸分開,就好像沒事發生過一樣繼續玩他們的。莫名其妙。

最後
孖兔這個月忽然會講很多動詞,但能理解的詞語還是太少,組織不出雙語詞。但進步挺明顯的,值得誇獎。
他們專注力有變高的趨勢,對車以外的玩具也多了興趣,尤其是沒有固定規則可自由地玩的東西,比如粉筆畫與泥膠。但車依然是他們最愛中的最愛。

~感謝收看~

 

說點甚麼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