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篇與孖兔毫無關係。

今日去買午餐, 見到紅豆冰, 百般思緒湧上心頭.

小時候每次去茶餐廳, 爸爸都會問我, 要不要加錢轉紅豆冰, 卻從來不見他喝.
半年前, 爸爸還能走路. 我和他去茶餐廳吃飯, 方才知道他喜歡喝紅豆冰. 那時候才明白, 原來他要把最好的給我, 自己卻捨不得消費.

爸爸來自一個大家族, 他是長子, 因此自尊心很重, 平時不苟言笑, 有著長輩的架子.
爸爸很疼愛我, 卻不知道怎樣表達, 一開口就變成說教.
我明白理解, 但每次見面都找不到話題去建立關係.

爸爸喜歡甚麼, 我不知道. 爸爸的童年經歷, 我也知之甚少.

知道爸爸病情的時候, 我的兩個兒子剛滿月, 我又要上班了. 不能好好地照顧他, 只能隔天下班去探望他一下, 就要回家了.
到兒子稍大, 我可以分身多點去和他聊天, 想多了解他的時候.
爸爸已經病重到整理不出合邏輯的話語來表達…
我已經沒有機會去多了解我唯一的爸爸了….
這成為我一輩子的遺憾.

或許, 你覺得跟父母沒有多少共同話題. 或許, 你覺得大家之間有一條沒法突破的鴻溝.

日子過得很快, 或許下去, 一切只會變成樹欲靜而風不息的遺憾.

夏天,我也要帶孖兔去吃一次紅豆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