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年今日, 我還未開始放產假, 每天都很辛苦的帶著他們來回自家與公司. 睡不好, 吃不好, 身體的不適, 對工作的力不從心, 上下班搭亡命小巴的驚險, 都令我十分痛苦, 甚至希望他們提早降臨, 讓一切得到解脫.

然而, 那只是一切煩惱的開始.
那時的我懷著不安與喜悅, 期待新生命的誕生, 卻忘記了生與死是相對的. 這個2012, 有得有失, 沉重得讓我透不過氣來.

2012對我來說, 是很有意義的一年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