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家的孖兔,是兩位特殊學習需要(SEN)的小孩子。
孖兔兩歲時的初診,一位是Global Delay,另一位是ASD普系。從震驚,到難以接受不敢出門見人,到眼淚流乾欣然接受,到四出求助,到努力學習重拾正軌。我也同樣經歷了各位SEN小朋友家長的心路歷程。

養育兩位SEN小朋友,當中的困苦是不足外人道的。

先分享一個交通的例子:
孖兔大約兩歲的時候,是非常麻煩的。他們的認知跟剛出生的孩子分別不大,任何語言都不理解。完全不看人,任何人包括爸爸媽媽,在他們眼裡跟死物是沒有分別的。
上公共交通工具不久,他們就會大吵大鬧,然後乘客就會炸了鍋。運氣好的話,乘客們過來教我教小孩,運氣不好的會大罵出口。在他們眼中小孩吵鬧就是家教不好,家長的錯。我們也只能裝裝樣子試圖安撫他們,即使很清楚這樣是完全沒用的。就算告訴他們孩子有自閉症,無知的人也不會接受的,最惡劣的情況是

這個小指揮家,超級專業,連表情都是!我無法停止一邊看一邊笑阿XD
我想除了她對音樂有天才般的敏感以外,很難解釋她的行為阿~
我看到了未來的指揮家!

雙胞胎的魔術

話說其實我每天都在玩這個魔術。
有時候看到小兔跑出去客廳了,轉頭又看到他在玩我的衣櫃。
呃,原來那是大兔嗎?還是這隻才是大兔?

這遊戲我被玩兩年了。養聽話點,拿去玩一下路人好像不錯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