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後住了四天的醫院,被逼學了不少東西。 老實說,這幾天我沒什麼實在的感受。 以前有些朋友懷孕了,她們給我的感覺是很愛很愛自己的孩子。還沒出生就百般呵護,期待嬰兒降臨。 從肚子裡拿出來後,護士把孖兔輪流拿給我看,到出院之間,我都沒那種很愛很愛他們的感覺,只覺得麻醉藥過後好痛好痛。 那時候我開始有點擔心自己是不是能勝任媽媽這個工作了。

這是弟弟澄澄(如果我沒記錯…)

 

臉很浮腫, 還沒收水, 不這樣玩一下就枉費我生得這麼辛苦了.

 

洛洛吧….真的不記得了

 

 

那時候傷口還沒好, 我連坐起來都有困難, 所以安排不到兩個都吃母乳. 結果就是一個母乳, 一個牛奶, 輪流吃.

 

 

出院前的兩天, 嬤嬤試餵BB. 他們那時候真的好小隻.

 

 

說點甚麼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