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2月的日常

2012年12月

這時候,我覺得自己的生活是一團糟。

爸爸病重在醫院,已經被宣佈了死刑,媽媽需要我安慰,家中兩隻嗷嗷待哺的孖兔需要照顧,我的工作也是家庭的不可或缺的收入來源。
我很需要兔爸在心靈及生活上實際的幫忙,可是他正忙著轉行,我不記得那時候他離職了沒有。總之,雖然在同一屋簷下,但我甚至連跟他見面的機會都很少,更勿論要跟他談心排解壓力或者請他幫忙。

那時候,是我人生的谷底。感覺非常的無助,但又沒絲毫的時間去自哀自憐,因為活中有太多的人需要我了。我每天都在跟時間追逐,一環連一環,連15分鐘的餘暇都沒有。對現狀感到很悲哀,自己卻沒餘力去改變些甚麼。

我每週五都會中午去買食材,下班搬回家。
由於村巴被運輸署取消了,回家要搭三程小巴。
睡眠不足的我,提著那十幾公斤的沉重袋子,要走超過45分鐘。
走路跟乘車的時候我的腦袋比較空閒,想起無法改變的現狀,難過得邊走邊哭。
難過的不是肉體的辛苦,是寂寞。寂寞不在於身邊沒人,而是無論從經濟上丶肉體上和心理上,我都被推向崖邊。像是探望我爸爸這種事,我不提,他也不會主動前往,更別說幫忙照顧。他說已努力安排時間。是的,在你的時間表上,你的眼中,最大的,仍是你的夢想。
夢想可以等,但我的爸爸生命不可能等,嗷嗷待哺的幼童也不能等。
我提著大包小包,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趕路,卻連擦掉眼淚的手都沒有。

現在想起來確實潦倒又可悲。

幸好星期六,兔爸都會空出來,陪我製作孖兔的一週餐單。
下面這些照片就是食材還有兩隻小笨兔的吃相。

 

 

 

說點甚麼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