飢寒交逼的落湯兔

下了一星期的綿綿細雨,直到星期日。這天整個早上都是陰天,沒有雨。所以孖媽想說下午跟孖兔去玩,不然悶在家裡困獸鬥,也不是輕鬆的活阿。。。

孖兔午睡醒來,決定帶他們在附近走走,那就算下雨也來得及回家。這次出門本來的目的是學走路的。

甚麼?兩歲多的孩子還不會走路?是的,他們雙腿只用來跑步。。。每次在街上雙腳著地就跑,有時候我還沒把他們放到地上,雙腳在半空就不停晃動了。一碰到地板就跑去沒影了。這也是我們每次都要三個大人才感出遠門的原因。

所以所謂的學走路,就是讓他們學聽人指令走路,而不是看到路就拔足狂奔。

這次帶上了一年多前買的超可愛小熊防走失包。不過我把小熊拔掉了,以免被雨沾濕。
我跟外婆一人牽一隻出門,本來還是好好的,直到他們發現了連著包包跟我們的“狗帶”。
為了把狗帶拔掉,大兔洛洛不停地打圈跑,要把繩子抓下來,可憐的婆婆被繞到頭暈了,最後只好放棄了。
小兔澄澄則是永遠的一招,也就是先表示不滿,然後就趴在地上耍賴,最後就不停地把頭撞到地板上,也不管那是水泥地還是泥濘地,有時候把頭撞到腫起來。

追追逐逐到了附近的屋邨,我負責看管小兔。小兔經過時別人的大門口,總要往裏面鑽,目標就是電梯。我當然不給,他又表演起一鬧二趴三叩頭來。
我趕緊把他拽走。
接下來繼續追追逐逐,中途不停地有些綿綿細雨,要抓兔上車避雨。過了大概45分鐘,外婆有事情要離開,我跟兔爸都有點吃不消了,決定還是乖乖付錢帶他們去元朗的Playhouse

然而這個決定是很錯的。

到達的時候大概6點左右,剛好是優惠時段,接下來兩隻大笨兔倒是玩得很爽。


7點左右,外面開始不對勁了。落地玻璃外忽然下起傾盆大雨,並不是預想中的毛毛細雨。狂風暴雨之大,猶如夏天稍瞬即逝的驟雨。我就想,等一下下完雨再走吧。

半小時過去了,暴雨並沒有減弱的跡象,感覺好像更大了。我打開天文台的APP,降雨預測顯示,這場雨至少要10點多才停。天阿!外婆還在家等我們吃飯呢!孖兔還要回家洗澡,怎麼辦?

我們決定馬上離開。我跟孖兔到樓下的大堂等候的士,爸爸撐著一把女用小傘出去招的士。
大半個小時過去了,我們還是站在門口,門口堆滿了避雨的人。
有的比較幸運,家人開車來接送。像我們這種負擔大收入少的貧民,就只能呆等囉。

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,我手機裡面幾十首兒歌MV,已經在播放第三次了。孖兔開始不耐煩了。
爸爸還是打不到車,全身濕透狼狽地回來,而大雨依然是沒有要休止一點的跡象。
他說路上的的士不是有人,就是休載。有些甚至正在下客,他飛奔過去要上車,司機才掛上休載的牌子。
兔爸的脾氣本來就很暴躁,如果不是孖兔在這,他大概把別人的祖宗十八代都罵光了。

我替孖兔穿上外套和雨衣,我們只能四個人衝回家了。
孖兔在我把他們的雨衣的帽子索帶拉上的時候,就發脾氣哭鬧了。他們很討厭戴帽子,而我居然要把他們變成南方公園的碌葛。
忘了是誰?

Kenny_McCormick
然後,我們衝出去。
這時候,有一位阿姨攔住了我們:“天阿!你們是不是在附近住?我幫你們打會兒傘好嗎?”
這位阿姨太好心了,她以為我們家在附近才用衝的。可是她救不了我們,因為從這走回家至少要45分鐘。然而這樣的雨勢下,1分鐘就濕透了。
我客氣地回絕了,只說了我們住在很遠的地方。
雖然我們有傘,但在這情況下是完全沒有用的,因為雨是打橫著下的。

落湯爸正在盛怒,我卻覺得整件事很好笑。這麼多年來,我都沒試過在如此狂風暴雨中移動,並且覺得這是很蠢的行為。
然而在當上了媽咪,還帶上兩隻兔的時候,才要冒雨前行。
沒小孩的時候,下大雨嗎?大不了找個地方歇會,相伴的是有暖暖的咖啡、舒服的沙發與遊戲機/小說漫畫。
不用顧慮小孩要吃飯,小孩要洗澡,小孩要睡覺。
兩個人的生活,確實是自在多了,但也無趣多了,因為太理智了。
想到這裡,看到兔爸生氣得青筋直冒的額頭,我不爭氣地笑了,還好他沒看到,不然可能要抓狂了。

在雷電交加中,一開始推著BB車狂奔的時候,我還聽到孖兔那快就淹沒在雨聲中的哭喊抗議聲。抗議聲很快就消失了,他們終於明白,張開嘴巴任由雨水打進去,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。

一個多小時前,我走同一條路過來,跟現在卻天壤之別。
現在馬路變成了河流,簷棚都變成瀑布。如果有一架快艇,可能比的士還能跑得快。
我經過一些唐樓,目睹樓梯變成激流。不知道是在哪樓開始衝下來的水,真替裏面的居民擔心,不過我已經自身難保了。

我跟兔爸輪流推車狂奔,這狀況其實漫步跟狂奔分別不大,只是覺得孖兔好可憐,想讓他們快點回到家,躺在溫暖的浴缸裡好過點。

快回到家的十字路口,遇上紅燈,雨變得更大了。我叫兔爸用傘幫孖兔的臉擋一下雨,讓他們比較不要那麼難過。
可是我發現,原來雨已經大到讓我睜不開眼睛了。經過幾次的掙扎,我放棄了,我叫兔爸看好燈,綠燈到我再睜開眼睛好了。
雨大到睜不開眼,這體驗還是首次阿!蠻新鮮的~

好不容易跑到離家一百米左右,我們驚見連馬路都變成了澤國。水淹過了我們的腳掌,兔爸穿的是拖鞋,鞋底跟往後推進的激流對抗,他變得舉步維艱。
這河流可不是普通的河流,即使如此的急速,還混著一種濃烈的,跟孖兔的便便相似的味道。我真感謝自己穿的是鞋子,我這時候最不需要的就是腳部的觸感。如果碰到柔軟的,團狀的甚麼東西。。。噁。。。
不過現在啥都不能想了,即管衝就是。

回到家裡的樓下,兔爸拿出鑰匙。我發現我的麻布包包居然剩了水。到底多大的雨,才能讓麻布包這種纖維稀疏的包包剩上雨水阿?
醒目的兔婆婆聽到聲音,已經下樓來了。
坐在前座的大兔,一看到兔婆婆就委屈地哭了,雙手不停打顫,好可憐喔。

回到家,兔爸跟兔婆婆將孖兔的衣服都掰掉,我抓緊時間邊上廁所邊脫衣服邊放洗澡水。

洗澡水正在放,我就跑進去房間照顧大小兔,讓兔爸可以換下衣服。大小兔被毛巾捲在床上,看到我就不滿意地開始哭鬧訴說委屈。
我也知道他們很難過,所以拿出了殺手鐧:iPad!

平時苦苦哀求也不讓碰的iPad耶!
孖兔顧不上身體的顫抖,馬上高高興興玩起iPad來。(老實說,跟Siri聊天真的有那麼好玩嗎?)

水放好了,我把被強行抬離iPad,又變得十分不爽的他們丟進浴缸,自己也跳進去了。

好舒服阿~~
我從來沒見過他們這麼乖巧安靜地坐在浴缸裏面,連雙手也浸在水中,不碰洗澡玩具了。
3分鐘後,洛洛跟澄澄的小臉,逐漸紅起來,臉上甜甜的笑臉訴說著滿足。

擔心的婆婆敲門進來,想看一下乖孫孫有沒有不舒服。他們看到婆婆馬上蹦起來,作勢關門還揮手跟婆婆說掰掰,看來是完美復活了。

洗了大半小時,我把穿好內衣的孖兔從洗澡間丟了出去,兔爸追著亂跑亂跳的他們穿衣服。
這時候已經九點了。

孖兔一跑出大廳,看到桌上熱騰騰的飯菜,馬上雙眼發亮。連褲子都沒穿就爬上高椅,用手抓了拳頭那麼大口的飯團往嘴裡塞。
對吃飯一直興趣缺缺的孖兔,在享受過飢寒交逼之後,學乖了喔。(不過只維持了一餐=_=)
這晚他們胃口超好,也睡得超好。

這天原來發生了大事,我們回家不久就下起冰雹來。沒碰上真是太幸運了!
難怪的士司機都罷工了呢。
冰雹+暴雨的影響(新聞圖片):

 

 

下次再遇上這種事,其實還有些事情可以減少自己的麻煩。
1. 早點查看天文台的APP,觀察停雨時間與雲勢,擇時離開,那時候司機們還沒開始罷工。
2. 這時候還開工的車只會往宅區跑,應該讓婆婆下樓打車來帶我們回去。

說點甚麼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