給SEN孩子家長的一封信

被罵「自閉就唔好帶出街啦!」

然而我們總是無法避免出門的,去訓練也是需要出門的吧?所以只能選擇計程車。

首先招到車子已經挺幸運了,有時要邊安撫小孩邊等個半小時呢。

你以為上了計程車就沒事嗎?非也。有次我們去天水圍,大概10分鐘車程。
開車後,小孩就開始吵了,我們不停道歉。可是司機拐彎就停車了,要我們下車。他說我們的小孩哭,讓他沒辦法專心開車,他頭痛,我們必須下車。

分享的事件先說到這裡,如果你是我,會有甚麼感受呢?
我當時的感受是好生氣好委屈好絕望。
那時候家裡已經一窮二白了,也就是沒辦法才勒緊褲頭要用計程車阿。如果可以選,我早就搭巴士了。

難道我的小孩是SEN,就活該被歧視,就連門都不可以出?正如某些人罵的「自閉就唔好帶出街啦!」這個社會簡直是要趕絕我們!
這件事放到SEN的討論區上,大多數家長的反應都會跟我當時感受一樣,痛罵落井下石的司機,一定要打電話投訴他拒載!


這正是我想說的問題所在。

 


先分享一個影片,讓大家感受一下ASD的腦袋無法分析聲音優先次序對生活的影響。

看過的請PASS。

我相信作為家長的,都很希望社會多接納這些與別不同的孩子。希望他們長大以後,能融入社會。

我們認為社會應當接受他們,不該讓性格特質影響他們在社會中發揮所長的機會。

然而有時,我們連最基本的「以‧身‧作‧則」都做不到。


話題又回到說回之前拒載我的計程車司機。
他說過孩子的吵鬧聲音會令他分神,讓他無法專心,所以要我們下車。
假如他是假如ASD患者,他錯了嗎?
假如我真的投訴了,跟那些巴士上無知的乘客有甚麼分別呢?

可能你會問,我怎麼知道他是不是ASD?可能他只是惡意拒載呢?
那又如何?萬一他是呢?這不等同我要親手毀掉自己孩子的未來嗎?

事實上,大部分的司機都很好人。即使對孩子吵鬧百般不滿,還是很容忍地工作著。
我不會經常被拒載,能到目的地就好了。


我承認當時我一度非常非常生氣!我真的想投訴了!但我真的是一個很HEA(書面與大概是很….混…吧?)的人,連生氣絕望也是HEA的。很快我就全力打另一輛的車將這件事拋諸腦後了。

但是,這個被拒載的經歷,讓我後來反思了很多。

我開設的一個發展遲緩WhatsApp群組,原本目的是多交流資訊,也希望透過分享讓大家盡快走出內心的陰霾尋求協助。我在當中遇到形形色色的家長。
SEN家長面對重大壓力之下,群組內也曾經歷過某些吵吵鬧鬧。(有機會再另文分享)

我發現很多時候,傷痕壘壘的我們(SEN家長),不顧一切地捍衛孩子的利益。我們張開雷達,試圖為孩子避開任何受傷害的機會。
這令我們假定了別人的不接受是歧視,話語中總是夾雜了嫌棄的單打。但回頭細想,未必是這樣。別人的不接受可能是有他的困難;那言語中潤飾過的嫌棄,其實只是我們想太多。


ASD和ADHD的人,100個人入面有2個,很多成年人都不知道自己就是其中之一。我的觀點是,這根本不可以稱為「病」,只是個人性格的特質,但會一些引致生活和交友不便。
身為SEN家長,我們從各種渠道學習,很幸運地對此特質了解得比一般人多。
假如生活或工作上,有人冒犯了我們,不妨換個角度思考,她/他會不會就是跟我們孩子有一樣的困難呢?會不會需要我們的包容呢?

我們需要社會包容孩子的同時,也需要有一顆包容別人的心。

讓我們一起去為孩子去創造更美好的社會吧。

說點甚麼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