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在臉上的幸福

266939_123283324496721_395180793_o我的母系家庭,我的母親為了應付來自其它家庭的騷擾,懷著極沉重的心理負擔,仍不辭勞苦地照顧生命正在消逝的父親,我除了每天去探望父親,跟母親說上點話。我甚麼忙都幫不上。
我的家庭,孖兔還沒滿周歲,老爺與婆婆也不辭勞苦地照顧他們,以及全家的家務事。家裡有小孩的就知道那是多麼辛苦的工作,我每天在家只有匆匆數小時。我甚麼忙都幫不上。
孖兔比同齡嬰兒發展得有點慢,我知道身為媽媽最好待在家裡看顧他們,親自教育他們。然而我是家庭唯一收入來源。我甚麼忙都幫不上。
公司的工作繁多,大家都很辛苦,我因為要定時擠奶,加上心念病重的父親,勞苦的母親,還有初生的孖兔,心根本沒放在工作上。我甚麼忙都沒幫上。

唯一讓我感到舒暢的,就是回家摟著他們的一刻,即使那是短得不能再短的幾分鐘。

2012,甚麼都做不好的一年,無論精神上還是肉體上,都是飽經磨練的一年。
唯一的奇蹟大概是,每天睡2~4小時,堅持一年的實驗結果,能吃能喝,人原來還是這樣生存的。

說點甚麼吧~